低氘水生产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关于低氘水 > 专业期刊

低氘水生物活性的机理: 同位素动力学效应以及新陈代谢的手征控制(1)

2019-11-14

低氘水生产

低氘水生物活性的机理

同位素动力学效应以及新陈代谢的手征控制(1)

И.А.兹拉茨基副教授、А.В.塞拉耶什金教授

俄罗斯民族大学医学院药物学和毒理化学教研室

 

前言

天然水是不同同位素分子构成的多成分混合物,在天然水中有上百万个分子,包括9972841 H 2 16 O分子、3111 H 2 D 16 O分子、3901 H 2 17 O分子、约20051 H 2 18 O分子。天然水中含氘(D)水分子的浓度有两个水圈同位素成分国际标准:VSMOW(维也纳,标准平均大洋水)和SLAP(国际原子能机构颁布的标准南极轻水)标准。根据VSMOW标准,大洋水中氘2 D /  1 H的绝-对含量为155.76±0.05ppm,根据SLAP标准,地球上最轻的天然水D/H89ppm。低氘水DDW(从SLAP标准的氘含量到D/H比例=5)具有许多生物特性,包括抗肿瘤、抗毒性和促进新陈代谢的作用。众所周知,完全改变HD的比例,同位素动力学效应增加2-3倍。在研究工作中,我们将氘的浓度从0.5毫摩尔(D/H比约为5ppm)增加到16毫摩尔(D/H比相当于欧洲水140ppm, 以此来进行各种过程(半乳糖变旋、固体化合物溶解、酶与聚合物基质的反应、生物传感的细胞迁移)的同位素动力学研究。由于氘的浓度降低,D/H完全替代,产生了我们众所周知的效应,上述过程的反应速度都意外的加快了。


标签

最近浏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