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氘水生产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关于低氘水 > 科普知识

低氘水的生物学效应八

2020-07-17

低氘水的生物学效应八

细胞在低氘培养基中的繁殖

对细胞分裂调节的初次研究是使用动物细胞培养基(L929;MCF-7

A4;416B)在试管中进行的【15】。我们发现在含量低于天然氘含量的培养基中,细胞分裂延迟5~10小时后才开始,但是低氘培养基仅对随后的生长产生小的影响。结果表明细胞能识别出氘的缺少,但是也能快速适应新的培养基。这也说明细胞分裂的停止或减慢是由于氘浓度的差异引起的。将细胞连续几个小时暴露在低氘培养基中,对照培养基和低氘培养基之间的差异大大缩减。随后在加利福尼亚艾尔文 Oncotech公司实验室内进行的调查进一步证明了我们的结论。在一系列的试验中,科学家们在PC-3(前列腺)、MCF-7(乳腺〕和M14(黑色素瘤)细胞株中更换培养基后追踪了H3-胸腺嘧啶脱氧核苷进入DNA的过程。低氘完成后,所有的细胞株开始出现抑制。注意,细胞数的敏感性是不同的。如果是黑色素瘤,抑制仅维持6个小时,前列腺细胞株维持24个小时,乳腺细胞株持续48个小时。但全部实验中,G0/G1期的细胞暴露在低氘培养基中时抑制更强烈,抑制率为20%左右。

低氘水

在以上情况中,细胞只有一次是暴露在低氘培养基中。对于模拟人体内的过程,意味着氘浓度降低持续几个月,随后我们进行试验,在试验的过程中,培养基中氘浓度的降低不是一步完成,而是分2~5个步骤(150ppm-60ppm-55pm-51ppm-46ppm-42ppm)在24-72小时内完成。这些试验采用新切除的人体乳房和卵巢肿瘤在试管中进行。结果表明氘浓度降低得越多,抑制效果越强。在第3天结束的时候,抑制率达到40%这种模拟试验证明随着氘水平的连续降低,细胞分裂的抑制不仅能维持较长的时间还能增加抑制强度。随后我们证明了HT-29人体直肠肿瘤细胞株的繁殖在低氘培养基中也会受到抑制。我们希望强调的是,在同步检查的健康的子宫肌层细胞株中,低氘培养基仅稍微影响细胞的繁殖率。

移植人体肿瘤的老鼠的试验(1)

体外试验表明在低氘培养基中,细胞繁殖延迟。当氘浓度持续降低后,抑制还会增加。我们开始检验低氘水(超轻水)对移植到老鼠身上的人体肿瘤生长的影响。首组试验采用两种不同的乳腺癌细胞株(MDA、MCF-7)进行,在移植肿瘤后的第2天用30ppm的低氘水(超轻水)对老鼠进行治疗。3个月后,两个对照组(未使用低氘水)的11只(5+6)肿瘤老鼠中仅有1只存活。存活老鼠身上的肿瘤自行消退。而治疗组17只(9+8)肿瘤老鼠中,11只原发肿瘤生长停止,然后全部消退

移植人体肿瘤的老鼠的试验(2)

在对老鼠进行的另外两组独立研究中,检验了低氘水(超轻水)对PC-3人体前列肿瘤的影响。在首组试验中,老鼠的治疗在肿瘤移植后的第32天开始(对照组22只,治疗组22只)。两组的平均肿瘤体积是1.2cm3,说明体积增加。然后肿瘤生长出现个别老鼠中。我们发现在对照组中,除了1只老鼠外,其他老鼠的肿瘤逐渐增大。在治疗组中,只有8只老鼠的肿瘤体积连续增加,肿瘤大小超过平均尺寸。在肿瘤体积接近平均体积的7只老鼠中,观察到初始肿瘤消退,1~2周后肿瘤体积开始增加。肿瘤体积较小(0.1~0.2cm3)的另外7只老鼠中,有3只老鼠的肿瘤完全消退,另外4只中,肿瘤生长在2~4周内完全被抑制。对照组中,治疗后的第74天平均肿瘤体积达到11cm3,而用低氘水(超轻水)治疗过的小组中平均体积仅为4.3cm3


标签

上一篇:低氘疗法的本质(1)2020-07-10
下一篇:低氘水的生物学效应1-22020-07-25

最近浏览:

logo1.png

联系电话:李先生18004639900丨张先生:18604606706

邮箱:harbinnorthstar@163.com

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松花路9号中国云谷A1栋10层

Powered by 祥云平台  技术支持:巨耀网络

低氘水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