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氘水生产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关于低氘水 > 科普知识

低氘水的生物学效应

2021-01-30

  在最近几年的实验中,我们一直在改变各种生物系统中介质的氘含量。我们发现在每单独的条件下,氘浓度下降都引起了明显的变化,证明了生物机体经过几百万年演变后,适应了大约150ppm氘浓度,并能够感知氘的缺乏。

  基于我们对氘的了解和过去几十年在分子生物学领域取得的成就,以及我们对低氘实验的观察,就自然发生的氘的调控作用建立了以下假设:几百万年来,在较高级的生物机体中,已形成了调控系统,该系统对D/H比在细胞内的变化较为敏感。如果其中一个H+转运系统(H+-ATP-ase、Na+/H+反向转运系统)在细胞膜被激活,则细胞內的D/H比会增加。该过程倾向于H+;因此,H+和D+将不按照其发生的比率从细胞或有机体中被排出。随后细胞内D/H比的变化由特定的酶“感知”,因为通过D/H比的转变,D+更可能约束蛋白质的特定位置。D+键可稳定蛋白质的构造,提供一定的动力。这最终对其功能产生了影响。从这一点来看,信号继续通过已知或至今未发现的分子系统,产生了众所周知的细胞生物学现象,如:细胞分裂。

  在我们实验的基础上,我们认为低氘水(超轻水)的应用为临床医师提供了新的治疗方法,补充了现有的抗癌治疗方法,以便更好地治疗癌症。同时该制剂也起到预防的作用。


低氘水设备


  科学现况的相关结果:

  新假设的可能性取决于其如何解释观察到的科学结果。从这方面而言,我们认为分析并解释我们的结果非常重要,包括以下两个方面:作为氢的同位素,质量数为2的氘从化学方面可能具有调控作用;已知的信号传导系统与氘浓度变化可能具有相关性。

  1)我们认为,在化学方面氘的影响已在过去60年里得到了充分的研究。根据现有知识我们希望证明生物系统中自然发生的氘的作用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  ——生物机体的氘浓度为12~14 mmol/L

  ——氘在化学反应中与氢的表现不同

  ——这也能表明氘在酶反应中的作用,如:KH/KD可在1.5~10之间变化;

  ——氘键能比氢键能更强;

  ——生物系统中氘的性能明显;

  ——氘浓度过高被认为有毒;

  ——某些酶和代谢过程能够区分氢的两种同位素。

  2)撇开我们的理论,根据目前接受的与细胞分裂调控相关的结果,我

  们希望强调以下内容:

  ——在进行细胞分裂前,细胞膜Na+/H+转运系统被激活,吸收Na+时将H+从细胞中排出。在该过程中,细胞内的H+离子浓度下降(pH上升),这是细胞分裂前的普遍现象,细胞分裂必然会引发这些过程。大量实验确认了一个结论,即:激活Na+/H+系统对细胞开始分裂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——突变体细胞系在Na+/H+转运系统失效的情况下生成。我们发现突变之后,细胞失去了在酸性和中性pH液体中分裂的能力。

  ——我们检查了生长因子的作用,以找出细胞分裂信号传递的机制是什么?这些实验表明生长因子激活了Na+/H+系统。

  ——两个系列的实验证明了激活Na+/H+系统和细胞系癌性特征之间的关系。首先,通过突变会生成癌性细胞系,相比最初的细胞系而言,pH有所上升。

  ——而且,我们发现了致癌基因的功能和细胞内pH转变之间有直接关系,因为将Ha-ras致癌基因编码蛋白质向细胞内注射,或V-mos和Ha-ras致癌基因表达也通过激活Na+/H+系统使细胞的pH向碱性特征转移。

  ——除了Na+/H+系统,激活另一个H+转运系统也有类似的变化。在这些实验中,ATP-ase基因从酵母中隔离出来,并用于转化鼠科和猿类细胞系。基因表达及其产品——ATP-ase继续从细胞中将H+离子排出,导致细胞内的pH上升。上述实验中最为惊人的结果是:转酵母ATP-ase基因的细胞变为了致癌物。

  ——这些实验指出:为了启动细胞分裂,系统激活非常重要,通过系统激活,H+离子从细胞中被排出,因此导致pH升高。

  ——很重要的是,应注意人为增加细胞内pH并不能充分刺激细胞增殖;因此另一个过程(如:D/H比的转换)必须在传导细胞分裂信号中发挥作用。


标签

最近浏览: